欢迎光临艺术人生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不怂的白鸦创业最好的状况是自己爽

2019-12-8 编辑:admin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原标题:不怂的白鸦:创业最好的状态是“自己爽”) 采访 |曲琳 田甜文 |田甜编辑 |曲琳题图 |受访者供图图片设计 |李斌才2...

(原标题:不怂的白鸦:创业最好的状态是“自己爽”)

采访 |曲琳 田甜

文 |田甜

编辑 |曲琳

题图 |受访者供图

图片设计 |李斌才

2019年初那场由有赞年会引发的“996”大讨论,曾让白鸦担心接下来会招不到人。出其所料,2019年有赞从年初2200名员工发展到年末超过3000名员工,下半年人员流失率创历史新低;这一年有赞还先后获得腾讯领投的10亿港元融资和百度3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据创业邦获悉,与支付宝小程序的合作也在内测中。

“没有解释必要,没有一家媒体来真实采访过,只有杭州市政府机构来真实调查过,根本不是那回事。”996风波舆论凶猛,但白鸦始终认为面子不及里子重要。

白鸦,有赞创始人兼CEO,著名阿里系创业者,曾担任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百度交互设计师。闭关近两年后,白鸦在他位于杭州有赞总部大楼的办公室接受了创业邦采访。

没有被外界盯视成长中每个重要节点,有赞已隐秘地长成25亿美金上市公司,成为“微信生态第一股”。2018年4月,中国创新支付公司以55亿股股票换取有赞51%的股份,有赞成为中国创新支付第一大股东,并实现在香港借壳上市。2019年前三个季度,有赞全站GMV达到380亿。

“谈不上隐秘,不见媒体真不是故意的,第一To B的公司没有必要在C端做太多曝光;第二我们很幸运,我很早就在互联网行业里有点小名气,早期获客非常容易,但不幸的是,这家公司CEO比公司还有名。”白鸦对创业邦说。

以上市公司量级却同时获得BAT青睐,这在惯以站队、刺刀见红的中国互联网疆场中不多见。但在白鸦看来,像有赞这样的公司得以壮大是必然。To C时代各路玩家打得惨烈收场,如今产业互联网来了,单门独户的公司已难以满足客户完整需求,这时昔日敌手就要偃旗息鼓结成同盟。

“真实”是白鸦采访中提到的高频词汇。他痛恨报喜不报忧,让投资人知道真实的有赞,是他在对待投资人这件事情上的自我要求。一名主管曾在汇报工作时包装业绩,他认为那名同事没有有赞人的味儿,辞退了那名同事。他至今仍保留写文章的习惯,部分原因是为了让客户知道有赞这家公司在真实地思考什么。读者在白鸦个人微信公众号文章下留言指出了错别字,白鸦回复道:“如果是真实的,就让它错着展现出来才是真实的世界,难道必须改好了磨平了掩盖住才好吗?”

他总是不间断地输出创业感悟,无论外界如何议论,那才是真实的白鸦。

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白鸦回应了外界关注的“996”风波,他对于企业文化的思考,与巨头和投资人的关系,以及真实的自我。

谈风格:腾讯的心态,阿里的方法论

创业邦:你闭关了很长一阵儿,基本不接受媒体采访,闭关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白鸦:我开始跟着邵亦波做冥想,这给我带来了一些变化。

前几年我把精力都放在了做产品、做使用者真实的体验、做团队、做组织管理上。随着组织变大,客户慢慢的变多,管理问题越来越复杂,两年前我意识到:靠自己几个习惯性地动作打出去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这时我得退回来,借助一些力量。

我原来的风格是下命令,一二三四五,去干吧。后来发现不行,我得和别人建立连接。我开始尝试做一些自我探索,核心是学习沟通,更真诚更真实地表达自己,放下自己首先去倾听别人的表达和背后的诉求。

举个例子,有一次开周会,一名主管汇报工作,说今年8月份的业绩是去年8月份的450%,9月份做了90几万。这是一项去年才开始的新业务。如果是以前的我,那么这会不用开了。这是一个新业务,你跟我说今年同比是去年的450%有什么用?你去“包装”这个数据有什么意义?9月份的90几万意味着什么?你说出来我没感觉。等这个会结束,我会去找HR聊一聊,大概率这位主管当天下午就会离职。因为有赞人不应该“包装”。

现在的我不会这么做。首先我会问他8月份做了多少,8月份做了170万,9月份才90几万,那就是业务下降了;然后会议照常开,开完我去找HR聊聊当时招聘这名主管是谁面试的,把面试记录找出来,看这名主管上一次价值百科观考核是谁打的分;然后我再去找他的搭档和他所服务的大客户聊一聊,再跟这个团队做了一次团建,看看团队情况是怎样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名员工管理能力比较弱,他原来所在的行业就习惯于向客户汇报的时候先“包装”。

过了两周我才让他离职。我告诉HR招聘这个行业的人面试时一定要问什么样的问题,一定要在哪几个方面重点评估,这个岗位在价值百科观考核上一定要注意什么。

我的变化是:我清楚原来的方式能马上处理问题,但是不能避免未来这样的问题还会发生,现在可以更好地形成一套方法论结构式地长期处理问题。

创业邦:你闭关这几年,有赞这家公司从一个小团队变成了3000多人的公司,你能想到有赞会发展成今天这么大的体量吗?

白鸦:没有想过。我现在主要精力第一是组织能力和组织文化,第二是公司的创新业务,因为创新业务尺度只有我自己能更好地把握。

创业邦:我觉得有赞的企业文化像个“小阿里”。这么多员工,而且在全国多地,管理上的挑战大吗?

白鸦:我们比阿里差太远了,当年阿里凝聚人的能力比我们强多了。百度让我了解互联网是怎么回事,阿里让我了解了电子商务是怎么回事。

我在支付宝工作时最开始没感觉,后来才有感觉,我觉得彭蕾教给我最最有用的东西是如何凝聚人。有赞的组织管理方式源自阿里,但是又不完全一样。我们也在学习腾讯,这符合我们业务的性质。组织文化没有好坏,只有跟业务性质是否契合。

阿里的核心业务是电商和金融,几百年来全世界最聪明的大佬都在搞这两样东西,所以它是有规律的。这两个业务能够正常的看到产业终局,再去看自己处在哪个位置,而设计出一条合理的路径。要求团队具有强执行力,这就是阿里的风格。

腾讯的核心业务是社交和游戏,这两个业务你不知道未来的方向。你只能知道今天用户有什么需求,你怎么解决用户的问题,同时内心强大,保持一个向善的原则,这就是腾讯。阿里和腾讯都选择了最适合它们的组织文化。

我们的业务一方面是一个消费类业务,所以要不断去看产业终局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是一个服务公司,必须理解客户的需求,解决客户的问题,做对客户未来有益的,抑制对客户未来有损害的。

有赞在做事的心态上是腾讯的心态,但是在战略路径和思考方式上是阿里的方法论。

创业邦:何时意识到腾讯的内心之强大?是因为有赞开始围绕微信来做事?

白鸦:我对腾讯的评价一直是尊敬。有一年媒体写了《狗日的腾讯》,而腾讯把大家拉过去开研讨会,去反思自己之后,我就觉得腾讯太值得尊敬了。

创业邦:它没有对着干,反而接纳了。

白鸦:纯从商业价值百科上来说,当年腾讯选择的路径是非常聪明和正确的,我有用户和流量,通过游戏来盈利,用资源来碾压做新产品。这时腾讯提出要做一家最被尊敬的互联网企业,这个太牛了。

创业邦:提到几家巨头,我们有一个问题,有赞是一个极少数的、能得到BAT三家垂青的公司,不管是合作还是获得它们的投资。在中国这个生态圈里面,这是一个小概率的事情吗?

白鸦:我觉得这是必然。过去的中国互联网核心是To C的,打得太惨烈了,打到最后要么是我的人,要么就是我的敌人。

今天B端也需要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真的开始来了,你会发现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网状结构,不是一个线性结构,网状结构大家都是交叉的。只是To C时代市场没有这样的土壤。当这个趋势来了之后,网状就会形成。

另外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是在帮助所有人,我对于它们是无害的。如果说阿里要赚6%的Tech rate,腾讯未来靠广告怎么也得赚3%,而我这个生意未来可能收1.5%Tech rate,现在1%都没有到。对他们来说,分给我1%利润,让自己得到更多,为什么不干呢?我帮你干了又苦又累的中间服务商的活儿,你说巨头为何需要容不下我呢?

另外一个原因是看我的公司今天有多大,如果我是个250亿美金(估值)的公司,他们要盯着我,现在我就25亿美金(估值)。

创业邦:巨头的战略投资进来以后,在独立性方面你是如何思考的?

白鸦:如果大家认为巨头理所应当控股我们,那么这是用线性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其实从微信、百度的平台业务逻辑来说,有赞是不存在的,商家在微信、百度开了小程序,有赞只是商家背后的服务商。

从有赞角度来说,由于我的客户在用微信小程序、百度小程序和支付宝小程序,所以我没办法不去跟巨头合作,这是客户的需要。

创业邦:能不能说由于互联网生态正在从To C向To B转变,中国会出现更多公司和巨头是合作伙伴关系?

白鸦:说“合作”太高抬我们了,我们只是人家生态里一个开发者。阿里腾讯市值几千亿美金,我们才25亿美金。

创业邦:有赞也在和支付宝小程序探索合作,到明年有赞是否会考虑接受阿里的投资,成为一家BAT都有投资的公司?

白鸦:还没想过这事儿。

创业邦:你自认为是中国创业者里比较了解巨头在想什么的人吗?

白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了解实际的客户是怎么样的,这比了解巨头在想什么更重要,因为一个人的想法总是会变的。

创业邦:有赞2018年借壳上市,我们将它解读为:上市能让一家没有被巨头控股的企业独立地走得更远。

白鸦:我们不是这么想的。上市是因为第一需要支付牌照让业务合规,第二我们要倒逼自己,变成一家被监管的公司。这样的好处是我们在销售端获客效率会更高,另外To B的业务需要很稳健,你不能三心二意猛干快上,上市以后你就不得不稳健一些。

创业邦:当下支付市场几乎被银联、微信、支付宝三家垄断了,有赞虽然有了支付牌照,但用户会把自己的银行卡绑定更多支付平台吗?

白鸦:我们根本没有兴趣做To C的支付,我们拿支付牌照是要让自己有清结算资质,如果今天有一个清结算牌照我就不要支付牌照了。

创业邦:据我所知,上市之后你在一级市场的投资人至今都没有减持,“不怂”如你,怎么样处理与一级市场投资人的关系?

白鸦:我是一个在资本上很不擅长,也从来不爱包装的人。我在对待投资人这件事情上的要求是,让他们知道真实的有赞,知道这家公司真实的想法。

大家都没有减持,根本原因就是大家相信未来这家公司还会赚更大的钱。说实话在中国你只要看好赛道,对于市值50亿美金之前的公司,只要看核心几名高管的状态,赌这个创始人就行。

谈创业:我得爽

创业邦:年初发生的“996”事件,对你来说算不算风波?有意思的是,很多创业者对于其中号召加班的观点是认同的。

白鸦:我不太想聊这件事儿。真实情况是我们CTO在台上说:2018年大家特别辛苦,看WiFi连接记录发现大部分同事早上9点多到公司,晚上9、10点才离开,而且对于十分紧急的项目,周六也来加班,搞得跟996似的。

年底互联网公司都在优化人才,可能是有被优化的同事内心非常不爽,就断章取义将截图发到了网上。

事情发酵后,没有一家媒体来真实采访过,只有杭州市政府机构来真实调查过,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9点半上班10点还有人没到,晚上6、7点很多人就下班了,确实到了晚上9、10点钟还有人在加班。后来政府说你们公司根本不是说的那样,我们没有被任何行政处罚,而且还被表扬。

但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没有解释的必要。外界如何议论不需要,面子没有里子重要。我们大家都希望有赞是一个持续Enjoy的公司,更在乎这里的小伙伴是不是开心。

创业邦:创业邦当年研究“阿里巴巴创业帮”,感觉那个时候你们隐约都在担心生意的稳固性,当时你们生于阿里,并且围绕着阿里做生意。对创业者来说,找到对的事儿、对的市场,是最重要的。

白鸦:我一都是这样的,我当年也是这样的,(创业)得自己爽,别人怎么样不重要。

创业邦:这样的心态与所处市场阶段有关系——有赞是刚刚进入蓝海,还是已经快到红海?

白鸦:刚刚进入蓝海。

创业邦:你现在用多少精力找对的一些中层?高层好像已经找齐了。

白鸦:差不多一半精力。

创业邦:进展到这个阶段,当年美团为了解决扩张管理的问题是找了一个大哥帮忙,也就是阿里的干嘉伟,你现在的办法是自己修炼还是借鉴别人?

白鸦:有赞的情况


本文关键词:

文章出自:互联网,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title
艺术人生 关注艺术世界、享受快乐人生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艺术人生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