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艺术人生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夫子访谈:冯建忠与瞿永发话收藏(一)

2019-9-17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访谈主题:创刊号、新文学收藏的领军人冯建忠与瞿永发话收藏   访谈嘉宾:冯建忠、瞿永发   访谈时间:11月27日(周六下午)2点30分   嘉宾简介:   冯建忠:从淘破烂堆到吉尼斯纪录获得者,从一个不知名的退伍老兵到如今的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上海浦东...

  访谈主题:创刊号、新文学收藏的领军人冯建忠与瞿永发话收藏

  访谈嘉宾:冯建忠、瞿永发

  访谈时间:11月27日(周六下午)2点30分

  嘉宾简介:

  冯建忠:从淘破烂堆到吉尼斯纪录获得者,从一个不知名的退伍老兵到如今的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上海浦东新区收藏协会会长,他的传奇经历早在收藏界就形成了佳话。在近三十多年的收藏生涯中,他已收藏到光绪18年至今各类报刊创刊号二万余种。创办了我国首家创刊号收藏馆,是创刊号收藏吉尼斯纪录获得者,被誉为“创刊号收藏大王”。

  瞿永发:中国当代收藏新文学著作的领军人物,上海市十大藏书家之一。他从一个下岗工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藏书家,拥有全国第一个现代文学私人藏馆,鲁迅、胡适、郭沫若、郑逸梅、徐志摩、郁达夫等近代以来的作家著作基本都含于其中,而且及其珍贵,价值连城。他从不因自己被评为十大藏书家而自喜,而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生活、努力收藏,帮助他人一起走向致富的道路。

  访谈记录(一):

  主持人:夫子访谈第二期现在开始。今天从上海请到了收藏大家,一位是专门收藏杂志创刊号的冯建忠老师,还有一位是新文学收藏的瞿永发老师。

  冯建忠:各位网友朋友,大家好!

  很高兴在这儿与大家共同交流,杂志期刊创刊号的收藏。也是借这么好的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三十年来在创刊收藏上一些小的事情。要说有成绩,应该有一些,都是我三十年来一本本搜集来的,从中有许多快乐,不只是像有一些人所说,有了钱就一包包往家背。这个乐趣和我一本本的集藏不能同日而语的。我很高兴,在这儿感谢大家对我的关爱。

  我现在担任浦东新区收藏协会的法人代表,近三十年来,专职做收藏。我怎么萌发创刊号。1980年的时候,高中毕业之后到部队参军。我是家里的独子,当兵的时候,家里寄来很多的杂志,看好之后把它放在自己的床底下。1982年班里来了两位新战友,来了之后说,班长,你这些杂志能否让我看一看?我说可以。整理的时候,无意中发现15本是创刊号。当时的杂志很少,因为是在改革开放的第二年,创刊号使人振奋。仔细一看,都是第一本的创刊号,有《青年一代》、《黄金时代》、《八小时以外》等杂志,我的姐姐给我寄来很多。有了15本以后就萌发了搜集创刊号的念头。有人集邮,我集创刊号也挺好。这就有了三十年的故事。

  独创了一个项目,把创刊号作为一个独立的门类,进行收藏。至今也已经30多年,复员回上海之后,有一个邮包是可以免费寄的,其他的是要钱的。把两百多本创刊号都带回了家。改革开放头几年,物资相对匮乏。一看从广东回来,是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当时是流行尼龙洋伞、磁带、录音机,还有水果、糖。人家一看广东回来的大哥哥,拿着一个大麻袋回来,都围着我,叫我打开,我硬着头皮,打开一看都是杂志,孩子们一哄而散。

  这个杂志到现在人家还以为是破烂,拿回来之后大家哄堂大笑。当兵当反了,广东的水果不带回来一些。当时我也像地下工作似的,把书放在床底下,不能跟人家讲。家庭打扫卫生第一处理的是报纸,第二处理的是杂志。

  我从小喜欢书,不仅仅是为了现在增值而收藏,我是因为喜欢,喜欢而快乐。上海有旧书店,还有一个旧书店期刊部,专门卖杂志。我在从中找创刊号。当时很便宜,一般杂志新的两毛多,旧的一般一分钱、五毛钱,我在里边就找创刊号,人家也不要,人家也不懂,我也不跟人家讲。这就搜集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创刊号。当时搜集的都是改革开放建国以后的新创刊号,从90年时,开始参加上海收藏协会,92年参加吉尼斯中国之最的比赛。新闻界、收藏界报道了是“创刊号大王”。上海有很多的“王”,算盘大王、钥匙大王、会计大王,当时我很荣幸,30岁不到作为创刊号大王。我和老前辈坐在一起,他们的大王是名副其实,我怎么能称王。我就想,我要突破,要搜集更早、更稀少、更珍贵的创刊号,要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王”。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我到处寻觅,找珍贵的,历史上很著名的创刊号,像《新青年》创刊号,当时我是梦寐以求,我一生只要找到《新青年》创刊号,我这一生也是无怨无悔了。

  从这以后,86年每个星期天,一早我就去。当时我要上班,单位又远。当兵复员是老兵,在单位是新兵要从头学起。业余期间念大专,自学考试。业余时间又要搞收藏、又要读书,又要学技术,忙的很,但是对于创刊号的收藏我是一直坚持。

  现在所做的抢救国宝,解放前的杂志不能打成纸浆,收破烂的都不要。这些老的我搜集解放前的创刊号,是真正的抢救珍贵期刊史料。研究报刊史、新闻史,我的创刊号是第一手资料,不能取代。我通过收藏在产品当中学习,了解了中国的期刊历史、中国报刊历史,这就丰富了自己的生活。

  我很自立,当时当兵一回来是42.5毛钱,我的创刊号收藏从90年开始要搜集解放前的,自己已经没有钱了。因为我有这个爱好,自己结婚也很晚,小孩现在6岁,我44岁才结婚。为什么这么晚?就是因为我把大量的钱都投在搜集创刊号上。这样经过现在一想,已经三十多年了,我也很开心,收藏的现在已经有21000多种创刊号,解放前有3000多种。所以创造了平民百姓收藏的小小成绩。

  这些珍贵的史料是研究中国报刊、中国第一手资料。一是收藏,第二做了许多的展示、展览。有幸的是,我在北京举办过两次展览,一次是在中国青年杂志社创刊75周年,是在1998年的时候举行了创刊号个展,这在北京首次参展。2002年时,在鲁迅博物馆搞了鲁迅专题的收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我代表中国新闻出版署出访台湾,在台北市举办了个展,当时马英九也来观看。2007年上海浦东举办创刊号展览,温家宝总理也有观看。我一直在说,一个人有作为才有地位。我的创刊号在上海浦东区也是小有品牌。2007年温总理第一次到浦东跑两个点,一个是我的展览,第二个是世博调研视察。作为民间收藏,作为一个老百姓,能荣幸的得到党和政府的关爱,我感觉非常的荣幸。所以很开心、很快乐。现在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快乐。谢谢大家!

  瞿永发:网友朋友们,下午好!我叫瞿永发。我从小喜欢书。8岁的时候花5分钱买了一本书,文革期间在东北插队十年,1976年之后上海市书店开放,书价也是5分钱一本书。我有了收入,家里也没有太大的负担,我就把收入都拿来买书。年轻时没有目的,就是喜欢,外国文学、古典文学、中国现代文学,看见书就买。大概在80年代时有了一个想法,觉得同样民国的书1块钱一本,解放以后的书,比如说93年《巴黎圣母院》也是1块钱一本,这一比较觉得不对。比如说茅盾的书、沈从文的书也是1块钱一本。当时也没有什么经济头脑,书市都是一两块钱一本,不像现在看不懂的书都上拍卖公司了。我也买了不少的书,人的机遇在于自己调理。

  现在的收藏经过几种转变,家里有几万本书,上海市委宣传部评价了十大藏书家,当时我已经报名,上海也有不少人报名,评出十位,我是其中一位。评上之后,总觉得藏书虽然评上藏书家,但是96年的书和现在比起来是一个天一个地,当时的数量不少,有两三万种,但书都是解放以后的书,民国的书很少,大概只有几百本。96年我们厂已经倒闭,经济收入已经没有什么来源了。但我还要买书怎么办?我想跟网友说的是,一定要有经济实力才可以搞收藏,否则是空谈。现在很多的书,不可能像我80年代、90年代花1块钱、2期钱,现在都是几百块钱、上百期钱再去梦想买很便宜的书。我的观点,没有经济实力不要谈收藏,爱书可以、买书可以。一般普通老百姓爱书的朋友,我个人提一点想法,还是买影印书,一样可以看。上海大学研究新闻学的学者和社科院的教授,他们买书都是解放以后新出版的书。很贵的书,他们也买,但他们买的是从未被影印的,没有出版的书。他们为了研究没有办法,也花钱,但他们花这个钱,工资收入不是很高,买的书是硬着头皮。

  比如说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现在已经70岁,他是中国最早的,62年的博士生,当时就两位博士生。我在文庙92年开书,到现在也20多年了,我七点钟在那儿,这位教授他十点钟来,我买了书之后,他都要把书打开一下,因为我买的书跟他研究的方向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现在我家里有四五万本书,解放前的书有两三万本书,新文学的书我是很用力的收藏,旧期刊业有七八千册。我的期刊有一个特色,上海解放前,上个礼拜上海历史博物馆跟我联系,我有永安月刊,历史博物馆让我让给他们。这个月刊在当时我是很费劲买来。在当时我通过炒股票凑钱把书买过来,他说出10万块钱,很感谢我,让我把书给他们。我想想了,我还是要把书让给他们。

  上海版本博物馆、上海文学博物馆,他们都有很多的博物馆。他们说要把我的收藏捐给他们,捐肯定不会捐。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一个月也就两千块钱,我的经济收入没有太大的保障,这两千块钱肯定不能维持我现在的生活。

  鲁迅纪念馆找我,鲁迅纪念馆为了鲁迅收藏,鲁迅的对立面都没有。上海有名的大旧书店,凡是鲁迅的书全被他们找过去了,他们要的是调拨,不需要花钱的,后来才花一点点钱。但鲁迅的对立面,比如说胡适。他们找我,我说捐两本可以。他们搞了陈望道105年纪念,他的书没有,我说我捐给他们,捐了一本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

  接着刚才说的话题,爱书的人可以买书,但如果经济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最好不要买很贵的书。今后会很少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经历了从文化大革命、文化的封锁过程,书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现在和那个时候肯定不会有一样的境界。当时的书是读书人没有条件,想看书看不到书,现在的环境和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如果经济上不宽裕,不要买很贵的书。

  最近跟朋友谈到经济转型的问题,我也谈一谈我个人的观点。国家提倡民营资金进入文化市场,这是很多朋友一个很好发展的机会。上个月我自己搞了一个上海海燕文化图书公司。我收藏另外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用力收藏文革史料,文革史料不是宣传品,主要是当时人写的检查、交代,肯花大价钱买。比如说上海有一个很有名的文化人黄上,当时我花很大的价钱买到,比如说唐?。只要我看到,经济能力让我实现能买的下他,我就坚决买下来。

  主持人:对于收藏以前是偏感性还是突然喜欢还是就是奔着这个目标去。

  瞿永发:我认为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从小喜欢书,到现在我还喜欢书。有很多人知道,90年代时,有一位北京人很有钱,拿了30万块钱直接到我家里来。我口袋里有一两千块钱,90年代给我30万买我一万本书,当时我就拒绝了。我觉得把书卖了以后,我这二十年白忙活了,就是换回来一堆钱。当时我很庆幸,北京的朋友说的很清楚,今天你卖,我们就解决掉,不卖就不买了。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我现在很庆幸的是当时坚持没有卖。否则我也不能说我是一个藏书家,今天也不能坐在这儿了。

  主持人:等于把新的版本换成以前的老版。

  瞿永发:以前的老版、品相不好的换成品相好的。这是不可复制的,上海2000多万人的大城市,现在没有一家个体的旧书店,这是很不成比例的。

  主持人:杜国立因为卖书而卖书,而有的是因为喜欢书通过以书养书。您二位专门搞收藏,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瞿永发:我和他们有所区别。我家里有几万本书,现在卖的书是在家里堆不下来,有一些书也是很有历史的。有一些民国的书有复本,复本就卖了。有的研究经济、研究文学比较尖端一些,今后不会看的书。把原来的新书全部换成旧书。

  主持人:等于把新的版本换成以前的老版。

  瞿永发:以前的老版、品相不好的换成品相好的。这是不可复制的,上海2000多万人的大城市,现在没有一家个体的旧书店,这是很不成比例的。上海的朋友包括专家学者都呼吁,没有用,你开就是非法的,是没有营业执照的。现在我举办一个文化公司,积极申请搞旧书渠道。我要把我的书给搞研究的人,包&u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文章出自:艺术人生www.art-all.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下一篇:没有了!
title
艺术人生 关注艺术世界、享受快乐人生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艺术人生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