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艺术人生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新闻热线:790646582  编辑在线:175529508
 
   
   

艺术家卡伍斯的巨型卡通雕像将入驻约克郡雕塑公园

2016-2-14 编辑:admin 阅读次数:
  导读: 大雨朝着西约克郡郊外一栋低矮的建筑猛烈坠下。房屋里面是布莱恩·唐纳利(Brian Donnelly),这位被全世界粉丝称为卡伍斯(KAWS)的艺术家,正在组装一系列近期雕塑作品。 每个雕像的头部都能找到头盖骨和骷髅头的踪迹,满布斑点的骨骼代替了耳朵,牙齿代替了嘴唇,而...

大雨朝着西约克郡郊外一栋低矮的建筑猛烈坠下。房屋里面是布莱恩·唐纳利(Brian Donnelly),这位被全世界粉丝称为卡伍斯(KAWS)的艺术家,正在组装一系列近期雕塑作品。

每个雕像的头部都能找到头盖骨和骷髅头的踪迹,满布斑点的骨骼代替了耳朵,牙齿代替了嘴唇,而那些男人们的眼睛都是X形状的十字架。卡通版海盗签名让人们能够立马辨认出来这就是卡伍斯的作品。

该美术馆里的这组作品是山谷另一侧约克逊雕塑公园湖滨花园里大型雕像的姊妹篇。唐纳利热情的说到:“我爱这一切,我爱你们拍到的这些照片,起伏的丘陵,还有树木之间那些巨大的木材艺术品。”

作为艺术品牌化的先行者,凭借吸引眼球的独到做法,唐纳利十分关注城市艺术形式和人造美学,对于这位纽约籍艺术家在英国首场重要的展览,这实在是一种颇不和谐的设定。

开幕式一周之前,项目组成员们在基座附近铺上了新鲜草皮。另外,此前起重机和卡车为了将沉重而坚硬的雕像拼接起来,将小路搅成了砂砾堆一般的泥浆,工作人员又想办法将其加固。这些雕像当中最重的一座《小谎言》(Small Lie,2013年),高达10米。

本次展览中的雕像们都是卡伍斯作品系列的一部分。20世纪90年代起,卡伍斯作为涂鸦艺术狂热分子,通过改造纽约电话亭上的小广告赢得了人们的认可。米老鼠上的小标语“朋友,共犯,密友和曲折”,兔八哥,米其林轮胎先生,和一个巨大的精子,这些都用喷漆、帆布油画、T恤图案和可供收藏的玩具形式表现出来,最后在过去的十年里被放大成为了巨型雕像作品。








他们与唐纳利的联系体现在头像、身份、意识和内心自我上。美术馆中最大的雕像高达五米,头脑放在他自己手中,雕像最初是为了香港的一个港口为打造,表现了艺术家在麻木人群当中孤单的心理感受。


唐纳利回忆道:“我特意去了九龙,但那里只有人山人海。很容易就会看到在街头呆坐一整天的人们。你本来不会对此多想,但是一旦你看到大量的类似场景,可能就会停下来多想想究竟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雕像作品意在揭示霓虹灯的内部结构,被部分切割开来,倾斜着进行展出。有时它的造型会让人联想到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创作的“沉睡的恩底弥翁”(希腊神话中月之女神所爱的英俊牧童),但对于唐纳利而言,这份作品源自简单的移情:“我只是想着让这个雕像休息一下。它在我的书架上已经呆了好些年份,我见到了他放松的样子。”

去年夏天,唐纳利参观约克郡雕塑公园时穿着纯白色的万斯鞋,但他不会再次犯下这样的错了。今天他穿着厚底的靴子。这双靴子的品牌尚不清楚,但是按照唐纳利的一贯作风,肯定是限量版本,令人艳羡的珍稀商品。尽管身形矮小,声音轻柔到有时只能勉强在扩音器里听到,唐纳利却是定义21世纪新浪潮的国际俱乐部的重要成员。

这些如同皮特潘一般的人们,掀起了几近盲目崇拜的风潮,尤其重点关注青少年和年轻人的装备:涂鸦,滑板,雕像,卡通,运动鞋,小众乐队,还有其他一切与之相关的事物。

20世纪90年代末期,唐纳利将他的关注重心从纽约的电话亭转移到了日本年轻聪慧的企业家身上,他们都有着追求细节的苛刻眼光,有着收藏的欲望和感到亲近的孩童般的极客心理。

在东京,唐纳利开始创作可供收藏的玩具小雕像,创立了自己的品牌(Original Fake),并与时尚屋合作,其中最有名的是安逸猿(BAPE),这是一个被特定部分、极其小众顾客偏爱的尖端品牌。安逸猿也有一座美术馆,正是在那里,唐纳利初次开始大规模展出自己的艺术作品。

多亏了唐纳利决定将精力集中在“创作”而不是传统艺术品上。直至最近,美国的艺术系统给了他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他的原创品牌Original Fake太受欢迎,以至于他不得不亲手“扼杀”了这个品牌,因为这占据了他的生活,但是8年前他还无法在自己的国家得到美术馆展览的支持。

2008年唐纳利同伴被邀请参加巡回展,展出近期作品时,作为回应,唐纳利创作了Warm Regards,尽管他的部分只被限定在1990年代以来的涂鸦作品。巡回展的最后一站上,唐纳利被邀请绘制壁画,而Warm Regards就是他用以表示“感谢”的代表性标志人物。

安逸猿的创始人长尾智明(Nigo),按照唐纳利的话而言是个“古怪的收藏花花公子”,他收藏了名贵汽车,中世纪家具,家中专门布满了卡伍斯的艺术作品。

唐纳利回忆道:“每个到了东京的人都想要见长尾智明,Jay Z,法瑞尔,卡内。他们还去了长尾智明的家中,看到了最珍贵的宾利,最上等的普鲁威复古家具。这是他们见到艺术品的第一印象,而且他们也将这种印象传递给了很多人。”

法瑞尔将唐纳利带入了艺术盛事、拍卖屋的世界中,成为当今艺术市场的高端代表。法国美术馆经营家艾曼纽·佩罗汀(Emmanuel Perrotin)当时在法瑞尔的房间里,“法瑞尔很平淡的对我说道,‘嘿,艾曼纽在我这里!和他讲讲吧!’当时其实有些尴尬,但一声问好成为我们两人关系的开始。”

佩罗汀是一位富有冒险精神的传奇美术馆经营者,但2000年代中期艺术世界对“商业”艺术也充满了怀疑,甚至让他花费了很久才接近卡伍斯。如今,艺术界和收藏市场都与唐纳利建立了联系:“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和动漫展又有什么区别呢?”他耸了耸肩。“的确有不同的游客,不同的服装,不同的网络,但是诚实来讲,都是创作某些东西,然后将其放置在房间里。”他与自己曾经在日本遇到的那些瞬间、与强迫性的收藏行业有着反差对比,有时还要提及艺术世界令人生疑的阴谋:“不管是模型玩具还是什么,这些收藏家们都是他们在看到的东西的鉴赏行家,他们知道艺术品背后的历史,艺术品的年代。人人都会有兴趣,但有人会很认真的对待这些兴趣,有的人则并不是。”

尽管卡伍斯的作品材料往往更加适合艺术界的品味,但他同样也有闪亮的迪斯尼雕像作品。有时他会觉得艺术材料的层级很难去捉摸。“我曾经创作过一个名为‘永远的三十三’(2008年)作品系列:在我33岁那年,我用不同颜色的青铜制作了自己头部的雕像。人们会以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些列作品,当它只有8英寸高,并且用塑料制作的时候它就是玩具,如果它是8英寸高但却镀上了青铜的话,就成为了艺术品。我总是觉得这逻辑很荒唐。“

唐纳利是热情的玩具和艺术品收藏者,并且常常在Ins账号上与自己40万名粉丝们分享,讨论自己对彼特·索尔(Peter Saul)、乔伊斯·裴扎罗(Joyce Pensato)等大师们作品的热爱。现在,他给自己了一个新的角色定位,要为年轻粉丝们提供一条进入艺术界的路径,否则就会出现他自己曾遭遇的那种情况,感觉”不能进去美术馆,会被当做入室行窃者对待“。

尽管有泥泞和冻雨,这个很可能在博物馆环境下不受欢迎的互动,却是令卡伍斯得以进入约克郡雕塑公园的关键因素,也将约克郡雕塑公园带到了卡伍斯面前。现在他可能是被艺术世界接受的成员了,但是站在宏伟而考究的公园场景中,他那些巨型卡通雕像几乎毫无特点的外表依然散发着不愿服从的感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文章出自:艺术人生www.art-all.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

title
艺术人生 关注艺术世界、享受快乐人生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Copyright @ 艺术人生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吉ICP备14005127号-2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